第3614章 时光倒流(1 / 2)

郭全不想自己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胜利果实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全都毁在了这个无名之徒手中,于是不得不绞尽脑汁苦想对策。渐渐地,一个想法大胆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而目标也就锁定在了徐达身上。

徐达的忠厚老实在官场上是出了名的,又是凭借获知十四府小福晋行踪而赢得皇上赏识,以至官运腾达,而郭全犯愁之事与徐达也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何不将徐达拉下水来,由这个替罪羊向皇上禀明一切呢?

凡事都有两面性,这贩宝之人有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假,若万一是假,有徐达在前面先替他抵挡一阵子皇上的盛怒,轮到找郭全算账的时候想必皇上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但万一是真,徐达岂不是一样也会把功劳给抢走了?

这才是郭全选中徐达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徐达的忠厚老实那可是出了名的,官场上就没有说他不好之人,更不要说结下梁子和怨仇了,因此贪功从来都是为徐达所耻的行为,郭全自然也是能放十万个心在肚子里。

想好了对策,郭全一分钟也没有耽搁,立即给徐达修书一封,同时将这件宝物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派了手下最为得力的精兵强将共计二十人,护送这件宝物以及他的亲笔信一路小心翼翼,既不赶夜路,更不敢分头行动,而是二十个人紧紧抱团在一起,实行十人睡觉,十人戒备的轮值制,万事小心为上。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这二十人总算是不辱使命,安安全全地到了京城,并寻到了徐达的府上。

徐达果然是忠厚之人,见到了郭全的来信后,竟是没有半点疑心。若是换了其它人,恐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怀疑郭全给他设下了什么陷阱,然后整个心思关注的全都是如何对付郭全,而不是如果尽快面圣的问题。徐达则不然,他完全相信了对方在信中所说,因为不敢擅离职守亲自赴京,又因兹事重大不敢托付他人,最后只能是请徐达出面面呈皇上并转述来龙去脉。

徐达被郭全利用之事浑然不觉,更是没有多长一个心眼儿。然而他对郭全毫无防备之心,并不等于他完全认可郭全信中的这个故事,在他看来,这个故事比起郭全来更令人疑心重重,尽管事实的情况却是故事要比郭全本人更可靠。

读完厚厚一大迭犹如一部书般的密信,他又担心情况有假,又担心情况是真,如煎锅上的蚂蚁一般。不过徐达到底是个忠厚之臣,即便如此也仍是没有再多耽搁,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决定了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因此即便明明知道正是皇上难得的午休时间,仍是冒着被怒斥的危险,去撞皇上的枪口。

徐达不知道自己被郭全利用得团团转,但皇上的那双火眼金睛却是明察秋毫,毕竟郭全是什么人,徐达又是什么人,他的心里跟明镜一样,为什么郭全发现的案情,同时他又身为皇上的旧交,却没有自己亲自前来禀报,而是报到了徐达的府上,这里的弯弯绕皇上可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不过此时皇上一直都沉浸在知晓真相之后的震惊之中,以及对婉然的万分愧疚与感激之中,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郭全。此时此刻,望着手中这只价值连城又意义非凡的碧玉簪,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时光倒流。

假若时光可以倒流,他再也没要那般傲慢,而是在宝光寺门外见到安然无恙的三阿哥后,即刻派出亲信侍从,亲自护送冰凝一行回到年府。

假若时光可以倒流,他再也不要那般自信,而是在第一次约见婉然的时候,就要她带上他交到含烟手上的雍亲王府通行腰牌。

假若时光可以倒流,他再也不要那般自负,而是不辜负冰凝的一片真心,不伤害婉然的一份真情。

假若时光可以倒流……

后记

之一《雍正朝起居注》

雍正四年十一月初七上谕八阿哥弘晟之名改为富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