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1 / 6)

大唐不良人 庚新 8993 字 2个月前

古天竺梵典《僧祇律》记载: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昼夜为三十须臾。

若换算成后世时间,相当于:一刹那为0.018秒、一瞬间为0.36秒、一弹指为7.2秒、一罗预为144秒、一须臾为48分钟。

就在这一刹那。

龟兹城头,郭待封失声惊呼。

而大唐安西大都护裴行俭双眸圆睁,按在城头上的手掌,下意识青筋暴起。

四周拥簇的唐军一时忘记呼吸。

而远在大食人军阵中,统帅阿卜杜勒、哈栗吉等人,更是连心跳都是像是要停止了。

整个战场,数十万人,无数双眼睛看到。

大唐那小小的防线。

赖以生存的车阵,被大人食人的铁骑无情的掀翻。

摧垮。

成了!

“大食必胜!!”

挥舞着弯刀的大食骑士,口里发出傲慢的呼喊。

方才被大唐车弩射杀,所遭受的重挫,在这一刻已经微不足道。

胜利最终是属于大食人的。

看,那些唐人已经在大食人的弯刀下瑟瑟发抖。

看那些大唐的将领眼中的恐惧。

他们在大食人的铁骑下,只是待宰的羔羊!

杀啊~~~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突然消失。

那是一种更大的声音取代了战场的一切声音,将所有一切目光、听觉、心跳全都夺走。

火~!

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轰然爆起的火光,吞噬了一切。

狂突猛进的大食人的铁骑,撞上这火焰,瞬间混乱。

前队被爆炸掀翻,后队的战马恐惧烈焰,发出惊惧的嘶吼,战马想要止步,又被后续的战马撞翻在地。

一时间,大食人的重骑自相践踏,死伤无数。

对唐人的冲击,戛然而止。

几乎同一瞬间,大食统帅阿卜杜勒、哈栗吉,龟兹城头的郭待封、裴行俭同时惊呼出声:“猛火雷!”

猛火雷,是长年生活在西域和天山、金山的突厥人核心高层才懂的秘密。

是昔年草原民族,西域胡人无意发现从地下渗出的黑色油脂可以燃烧,封闭在密闭空间可以爆炸后,逐渐在战场上发明出的爆炸物。

数年前,突厥最后的狼卫曾携猛火雷突入大明宫,妄图用此物袭杀李治。

最终被挫败。

但此物的爆炸威力,及可怕的破坏力已经给唐军上下,以深深的震骇。

苏大为的军中,之前一直恐惧害怕,握着横刀手心出汗的李敬业,深深看向苏大为的帅旗方向。

“猛火雷……难怪,难怪你不怕大食人的重骑冲锋,这便是你的凭仗吗?苏大为,昔年宫禁之乱,究竟是不是你在幕后……”

后面的话,他不敢说出口,但眼里凝视向苏大为,透出深深的忌惮感。

苏大为骑在龙子背上,头顶上方帅旗随着爆炸掀起的气流,狂乱舞动。

而龙子纹丝不动。

天生异种的龙子,对这种程度的爆炸嗤之以鼻。

身后的唐军战马发出唏嘶的吼声,四蹄迈动,不住的倒退。

畏惧火焰,是生物的本能。

尽管这些战马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耳朵已被布帛堵上,眼睛也及时放下了遮挡的眼罩。

但感受到前方袭卷而来的热浪,还有灼肤的炙热。

战马依然生出恐惧。

远离爆炸的唐军都如此。

更不提身处在爆炸中心的大食人。

冲得最快的数百波斯重骑,已经被藏于马车上的猛火雷掀翻。

断体残肢随着爆炸四散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