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让我来送送你呗,要不然你留我家吃饭算了,我妈都责备我了,她知道你惩罚陈三的事后,一直让我带你来吃饭,好谢谢你。”林芸很认真的说道。

“不了,一会儿下雨了就麻烦了,俺还回不去了,没地方睡咋办呢?难道让俺和你一起睡一个床铺?”刘飞不由打趣道。

林芸脸一红,小粉拳无力的打了过来,埋怨道:“讨厌你,正经点好不,反正人家迟早是你的人了,又不是不行……”

她后面的话音虽然很小,但是刘飞却听清楚了,他见四下无人,一下子搂着林芸,亲了好一阵子,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看着林芸很沉迷的样子,刘飞真后悔刚才在房间里没有抓紧时间,刚进去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就被打断了,很是遗憾,不过见林芸这么乖巧配合,想必以后有很多机会。

“俺真走了,改天一定来你家吃饭,而且顺便跟你睡。”刘飞哈哈一声说完就跑开了,惹的林芸娇羞不已,望着他的背影老半天才回去,想着刚才的一幕,觉得浑身软绵绵的,那种感觉太美妙了,是她二十年来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救药的迷恋上了刘飞,而且心中已经把他当做了男人,想想刘飞人又帅,医术又不错,林芸不由高兴的像是一朵花,一蹦一跳的回家了。

刘飞到乡里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肚子也饿了,刚才完全是出于客套,加上和林芸做了那事险些被抓住,心里有点发虚,所以才没有留下吃饭,自从吃了卫生院食堂的饭,他根本就不想再去吃了,一想到是熊院长拿去喂猪的,就觉得恶心。

他到饭馆随便炒了个菜对付了一下,经过小集市杂货店的时候,决定去看看杨小翠,反正这么早回去也睡不着觉。

杂货店开着门却没有见什么人,里面的灯光昏暗,刘飞快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少女委屈的声音,“别这样,钱东子你干啥呀?”

“你怕啥,只要你跟了我,就不用做售货员了,这整个店铺都是咱俩的,我老爹就我一个儿子,你就做我媳妇吧?”一个很猥琐的声音说道。

“你放手,要不然俺告诉你爹去,看他怎么治你。”少女的声音看起来很压抑。

刘飞听着就觉得熟悉,赶紧往里面走,却突然见杂货店的门给关上了,接着就传来了少女求饶的声音,很是慌乱道:“你这是干啥呀,再动手俺可要叫了。”

“你装什么正经呢,你要是叫了把你名声都给毁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嫁出去,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我第一眼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小翠,你别跑呀。”杂货店里,钱猴子的儿子钱东子开始拉扯着杨小翠,嘴也不停的往她脸上凑。

杨小翠现在彻底吓傻了,她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再说这钱东子人高马大的,说的话也把她给吓着了,她一个村里的姑娘,十分看重名节,万一这事传出去真的被人看了笑话,自己肯定名节不保了,但是她又不愿意让钱东子得逞,所以只好拼命的挣扎。

钱东子估计来兴致了,这才将门给关上了,他似乎今天非要霸占了杨小翠不可,垂涎三尺的样子十分可恶,很快就搂住了杨小翠。

刘飞很快明白过来,他上去就踢了一下门,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快点冲进去的,这时候钱东子突然一愣,毕竟是做坏事,连忙放开杨小翠,冲着外面嚷道:“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