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腾讯旗下移动电竞平台企鹅电竞正式停止运营。


目前,企鹅电竞官网已无法打开。根据此前公告,企鹅电竞相关产品的专属客服也将于2022年12月30日23时59分关闭。



早在今年4月7日,企鹅电竞便发布了退市公告。公告称,企鹅电竞相关产品,包括《企鹅电竞》(包括其网页端、App 端、PC 端、TV 端、H5、微信小程序)以及《企鹅电竞直播助手》(包括其网页端、App 端、PC 端)于 2022年6月7日23时59分终止运营。而新用户注册、新主播及公会入驻、充值等功能已于4月7日退市公告发布当天关闭。2022年12月30日23时59分,企鹅电竞相关产品的专属客服也将关闭。


【相关回顾:腾讯突然宣布:停止!已开放退款通道】



同时,企鹅电竞表示,除法律法规有特殊规定或者用户签署的协议另有约定外,平台将依据《个人信息保护法》在企鹅电竞相关产品服务器关闭后对用户的账号数据及个人资料等信息进行删除。企鹅电竞也就停运一事发起了补偿活动,向用户发放Q币及游戏点券等物资。



曾被寄予厚望,却沦为腾讯弃子



企鹅电竞成立于2016年,是腾讯旗下规模最大的移动电竞平台。


彼时,正是直播行业百花齐放的时期,而腾讯成立企鹅电竞的意图也十分明显,即希望通过企鹅电竞,抢占游戏直播的市场。因背靠腾讯系天然的内容生态矩阵、拥有《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英雄联盟》等游戏直播版权、腾讯系社交平台和门户网站的引流,曾被外界寄予厚望。


今年3月左右, 曾有多位游戏主播宣布将离开企鹅电竞,这在当时也被视为企鹅电竞或将停运的预兆。


当时多位主播宣布将离开企鹅电竞 图/微博


对外界而言,企鹅电竞由于不是腾讯的独立业务,所以其运营状况一直无法获悉。但是在2020年,腾讯计划推动虎牙和斗鱼合并时,企鹅电竞成为一个交易筹码,其运营数据也得以披露。


根据虎牙此前向纽交所提交的文件,企鹅电竞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11.93亿元和4.62亿元,同期的净亏损分别为3.1亿元和2.1亿元。


而在关于企鹅电竞业务的风险提示中,文件也提到,自成立以来,企鹅电竞已发生重大累计净亏损。而且未来该业务可能会继续亏损,可对比的是,2020年,虎牙和斗鱼均处于盈利状态。


所以,企鹅电竞是一个长期亏损的业务。对腾讯来说,如果一个业务的战略地位足够重要,那存在亏损倒也无妨,腾讯内部这样的业务也不在少数。但像企鹅电竞这样,背靠腾讯生态优势,却在市场竞争中不见起色,同时腾讯在该领域又有了新的战略支撑,那沦为弃子也变得不足为奇。


根据艾媒咨询此前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企鹅电竞的月活用户数为546万人,而虎牙和斗鱼的同期月活分别为7420万和5960万。可见,企鹅电竞与头部平台的用户体量差距已十分明显。


这种差距还体现在市值上。


2020年10月12日,在虎牙和斗鱼推进合并工作的同时,斗鱼与腾讯也签订了一份重组协议。根据该协议,腾讯将把其以“企鹅电竞”品牌经营的游戏直播业务以总价5亿美元转让给斗鱼,并且计划将企鹅电竞与合并后的虎牙和斗鱼整合。而根据当时股价,虎牙和斗鱼的市值分别达到57亿美元和44亿美元。




退市无关痛痒



虽然虎牙和斗鱼的合作最终并未成功,让腾讯没有实现在游戏直播领域的业务整合,但是,在该领域,腾讯依然具有足够的话语权。


自2018年首次投资虎牙以后,腾讯便不断增持虎牙。截至2021年3月底 ,腾讯持有虎牙47.4%股权,享有69.7%投票权,是虎牙的实际控制人。


同期,腾讯持有斗鱼37.2%股权,享有37.2%投票权,腾讯虽然不是实控人,但也是斗鱼的最大股东。


所以在游戏直播领域,腾讯通过对虎牙的控股以及对斗鱼的投资,基本可以满足业务发展的需求。而持续亏损的企鹅电竞,反倒成为了成本包袱。


在2021年年报沟通会上,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表示,“目前,互联网行业正在遭遇结构性的挑战和改变,腾讯作为其中参与者也会主动进行调整。过去,行业是竞争驱动型,投入较大;现在,相比短期收益大家更关注长线业务发展,更健康地投入,尤其是对营销成本、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的优化。我们也对亏损业务进行了成本优化动作,以便保持更加健康的增长。”


不过,从行业的角度来看,企鹅电竞的离场,或许也会是游戏直播行业的一个转折点。由盈转亏已经成为整个直播行业的发展趋势。


其中,虎牙在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出现亏损,而斗鱼则在2021整个年度发生了亏损。对游戏直播平台而言,无法抗衡用户规模见顶的趋势,同时,日益趋严的监管也要求行业发展更加规范化。


所以接下来,企鹅电竞存在与否已经无关痛痒,腾讯更应该准备应对的是,当虎牙和斗鱼也都开始亏损时,该如何调整姿态,以寻求更加健康持续的发展。



游戏直播平台下一步棋如何走?



无独有偶,几年前风靡一时的游戏直播平台全民TV、熊猫TV分别在2018年底、2019年初宣告破产。


由雏鹰农牧控股股东、实控人侯建芳之子侯阁亭在2015年入局的全民TV,与由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注资的熊猫TV起点不凡,二者皆在2016年异军突起,全民TV更是在直播平台大战中杀出重围,获得了5亿元A轮的融资。但此后游戏直播市场快速迎来变局——自熊猫TV拿下了2018年上半年的绝地求生的独家赛事转播权后,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虎牙、熊猫三足鼎立的布局逐渐明朗。


然而,熊猫TV和全民TV情势在此后急转直下。在激烈的竞争中,这两家直播平台对主播和公会的运营及支持不力,战略上又在游戏与泛娱乐之间摇摆不定,导致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双双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大主播出走、大股东撤资甚至平台拖欠工资、人去楼空的消息。


一位长期跟踪游戏产业的资深分析师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时指出,随着行业整合被反垄断法规所限制,游戏直播赛道经过长年烧钱竞争,资本市场也逐步失去对其继续输血的意向和能力,其唯一的生存路径就是依靠自己造血活下去。


企鹅电竞停止运营,也反映出游戏直播行业在政策管控趋于收束之下,若无法靠自身持续造血,将陷入举步维艰的窘境。


来 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白杨、蔡姝越)、公开资料

本期编辑 刘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