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保护的底层价值是,能够让各个岗位的行业从业者相信付出努力即有回报,一个良性循环建立起来,从作者到平台,再到读者,都能从中受益。

刺猬公社 | 骆北

经过数天的劝说,韩东终于让百度贴吧更新组应允,新书的章节更新时,他们会晚半天时间再更新到贴吧。

这个结果,韩东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虽然心里也不舒服,但至少能挽回一点损失,在新书更新前期,能让销售数据好看一点,为此他特意感谢了贴吧更新组,违心地称赞他们很够意思。

韩东是某网络文学网站签约作者,也是该网站的头部作者,几个月前,他在微博预告新书,没多久,与新书同名的百度贴吧就出现了,等他的新书开始更新时,贴吧就成了那些喜欢看他的书但又不愿付费的读者聚集地,每当章节更新,用不了多久,这些章节就会同步更新在贴吧里。

无奈之下,他只好去和贴吧更新组商谈,让他们晚点再发,要是数据太差,他可能就停更了,所幸这些人也是他的老读者,为了能有书看,一口应了下来。

贴吧的人还好说,但盗版网站,韩东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比起贴吧的兴趣向行为,盗版网站可就靠着这个挣钱,非常效率,讲究快、准、全,往往作者刚上传,用不了几分钟,盗版网站就能同步更新。

盗版问题,是网络文学行业之痛,十几年来无法根除的顽疾。

反侵权持久战

据《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2018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规模达到254.4亿元,但艾瑞咨询的数据估算,网络文学行业因盗版而遭受的损失也达到58.3亿元,依然远高于数字音乐及网络视频行业的损失占比。

冷冰冰的统计数字之下,是网文作者和正规平台的辛酸血泪,在竞争激烈的网文行业,有许多作者兢兢业业,努力写书,生怕一天不更新,就让读者失望,但稍微有些人气后,就因盗版分流,收入没有提高,生活无以为继,有些作者甚至因此放弃写作。

盗版猖獗,作者群体几无应对之力。起点大神“流浪的蛤蟆”在知乎上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位非常有名的作者,自己占了贴吧,觉得再也不怕盗贴了,四处跟人炫耀,讲述自己如何占领贴吧,让更新组无可奈何的成功经验,可惜,没过多久,他就被干掉了吧主之位。

“他做的事,其他作者不是没有尝试过,只不过都失败了。”蛤蟆最后无奈道。

在著作权益维护上,作者始终是弱势群体,需要各自签约的平台为其奔走维权,而这几年,各大正版文学网站也没少对盗版网站发起反侵权攻势。

天眼查显示,近几年,阅文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曾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和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起诉他人或公司的法律诉讼信息达266条,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向阅文方面求证,得知阅文旗下有一支专业的法务团队进行维权工作,仅2018年,就针对包括主流搜索引擎、应用市场在内的各大平台,全年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800万条,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方式处置侵权盗版APP及各类盗版衍生品2300余款。

2016年,由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门联合开展的,以打击网络领域侵权盗版为主的专项行动——“剑网2016”,打击了北京“顶点小说网”,重庆“269小说网”,江苏苏州“风雨文学网”等一批网文盗版网站,成为行业内比较典型的反盗版案例,这里面也有阅文等正版网站的深度参与。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监管部门和企业持续的大规模的反盗版行动之下,网络小说的盗版势头得到了一定遏制,2018年,网络文学盗版损失有了较为明显的下降,在行业市场规模高速增长的情况下,损失总额同比下降21.6%。

然而,这并未从根本上改变网络文学行业严峻的盗版现状,尴尬的是,很多网站被打击关闭后,很快就会冒出同名的网站,比如在2016年被取缔的“顶点小说网”,今天在百度上搜索,还是能搜出一大堆结果,这些网站域名不一,但都叫顶点小说,且上面均有大量盗版小说。

提及网文盗版网站,就不得不说“笔趣阁”。

早年间,笔趣阁是国内流量最大的网文盗版网站之一,内容多,更新快,体验较好,被很多用户熟知,后来笔趣阁被依法关停,但打死一家“笔趣阁”,冒出千百家“笔趣阁”,此后的很多盗版网站,均挂靠此名,借以吸引盗版用户的关注,正版网站倾力打击,但结果像是“打地鼠”,至今,一搜“笔趣阁”,还是有一堆网站,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野火烧不尽

盗版小说为何屡禁不止?在版权意识深入人心的今天,数字音乐、视频,自媒体,甚至图片版权保护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为何在数字阅读领域始终无法有质的突破?

盗版小说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传统网站通过搜索引擎获取流量,再以广告联盟的形式赚取巨额广告收入,搜索引擎、广告联盟和盗版网站按照一定比例分成,共享收益。而从盗版小说网站的投入产出比和风险收益比来看,这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北京晨报曾报道,一个90后男子在2013年5月到2014年12月的一年半时间内,通过自行搭建并非法采集17k小说等正版网站的内容,刊登百度联盟收费广告,谋取广告收入42万元。

建一个盗版网站的技术门槛和成本极低,在境外买个独立服务器,买个域名,在百度上下载网站源码,像装系统一样一键安装,再下载一个盗版网站模板,网站搭建好后用采集器爬取其他大型盗版网站的内容,连采集规则都不用自己写,网上都有现成的,更有甚者,连wap源码转换、App开发等都有详细的模板和教程。

另外,文字作品占用的存储空间小,基本没有服务器带宽的压力,很多盗版视频云盘网站还得开个会员才能看,小说站除了建站之初的低廉成本外,基本没有其他支出,一旦建成,就坐享其成。

起点作家辰东作品《圣墟》搜索结果(图片来源:百度截图)

从渠道来说,主要就是百度、UC等搜索引擎,根据用户的访问习惯,结合算法和规则,盗版小说网站会在排名上占据很大的优势,且由于盗版小说网站太多,会有一种铺天盖地的观感,毕竟没有哪个去百度搜小说看的读者是抱着看正版的心态去的,长此以往,盗版网站的搜索权重越来越大,会获得巨大的流量倾斜,并持续获利。

从监管来说,不好判定和追责,是盗版小说网站屡禁不止,无法无天的最大原因。许多盗版侵权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设置于境外,打击起来十分棘手,再有就是,技术的发展使得侵权行为越来越隐蔽,如网络文学作品盗链、聚合转码类盗版网文App等,链条错综复杂,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才能有效遏制。

而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使得盗版侵权的违法成本极低,以起点的诉讼信息看,几乎所有的著作权纠纷和作品信息传播权纠纷都是民事诉讼的范畴,“民不告官不究”,正版网站要维权,需要大量采集证据,忍受漫长的诉讼周期,而获得的赔偿数额远远无法覆盖维权成本和权利人的损失,监管部门对盗版网站的判罚力度也无法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

最重要的,在读者层面,很多人依然觉得小说本就可以免费看,盗版免费内容的长期泛滥降低了读者的内容获取难度,形成了惯性思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盗版小说屡禁不止,究其根本,还是盗版的市场空间太大,而要加强读者群体的版权意识,必然是个长期艰难的过程。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想要改变中国网络小说的盗版问题,行业和监管部门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被盗版侵权者牵着鼻子走,还是要找出问题根源所在。

原创保护成为核心竞争力

2003年,起点中文网首创按章节付费的商业模式,让辛苦码字的作者能把兴趣发展为事业,能凭借自身的智力劳动获得合法收益,从而构建起网络文学正版化的基础秩序,让行业形成良性循环的内容生态,网络文学20年间,诞生了群星璀璨的作者和许多值得被铭记的作品,但正如阳光下的阴影,盗版问题与按章节付费的商业模式相伴相生,难以根除。

盗版网站的商业逻辑中,流量是关键,如何能吸引到更多的人点击,这是根本问题,因此盗版的核心目标是头部作者创作的头部作品,辅之以正版平台不会提供的擦边球和色情内容,很多中小型盗版网站也是盗取大的盗版网站内容,反侵权时,可以集中力量,重点突破,以点带面,掌握主动。

QQ阅读“大神说”栏目(图片来源:QQ阅读App截图)

从用户角度,平台也要努力革新目前出现的一些模式化、套路化的弊病,降低用户的付费心理门槛,提高阅读体验,让用户觉得“物有所值”,并不断提高作者和读者、读者和读者之间的交互性,建立盗版网站无法替代的情感联系,比如QQ阅读中的“大神说”栏目,以及微信读书的社交互动感,QQ阅读、起点读书APP中非常火爆的“章评”、“段评”等更多样化的交互模式等。

一句话,就是抓住盗版网站不具备的优势,打出差异化,牢牢握住正版网站作为内容源头的主动权,让盗版网站逐渐“模仿不来”,同时也从多维度打击盗版的生存空间,不断挖空盗版的滋生土壤。

某种程度上,原创保护能力将成为内容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深刻影响到内容生态和商业变现。

近两年来,数字阅读市场规模均保持高速增长,主要缘于企业大幅增加的版权收入和付费阅读收入,在经过多年的平台内容积累后,发力重点转向了原创内容的孵化与作品改编上,这二者的前提,正是对原创的大力保护和对盗版的持续打击。

以阅文为例,全力打击盗版的直接效果,就是营收的增加,和作者稿酬的增加。

2018年,阅文在线业务营收38.3亿元,其中,自有平台在线业务营收22.1亿元,同比增长13.9%;2017年和2018年,阅文向旗下作者发放稿酬均超过10亿元,作者收入持续增长;在付费阅读的基础上,着力版权运作和IP开发,让优质内容的价值得以展现,优化了头部作者的收入结构,降低盗版对作者造成的收入损失。

无疑,全方位的原创保护和IP开发,会对优质作者产生持续的吸引力,保障优质内容的产出,优质内容则能持续激发优质用户的付费意愿。

“网文单靠点击量不具备数据参考价值,在读者心中,愿意为你掏钱才是真的喜欢你。”网络文学资深编辑俞宏说。

去年,中国数字阅读用户付费意愿率已提升至66.4%,各年龄段用户的实际付款金额均高于其意愿付费金额,其中阅文的用户平均月付费额达24.1元,同比增长8.1%,成为阅文营收增长的重要引擎。

版权保护的底层价值是,能够让各个岗位的行业从业者相信付出努力即有回报,一个良性循环建立起来,从作者到平台,再到读者,都能从中受益,作者的创作积极性得到充分发挥,平台能更好地起到连接作用,读者能更愉悦地体验阅读的乐趣。

人心所向,势在必行。打击盗版之路,虽道阻且长,但事关行业和平台根基,每一家公司,每一个作者,都会是原创保护的直接受益者,前提是,需要参与者下决心,使力气,不计较短期得失,从长远考虑,坚决对盗版说“不”。

2016年,在阅文的倡导发起下,网络文学行业“正版联盟”成立,将机构、作家、行业合作伙伴都纳入进来,共同抗击盗版,信息共享互通,技术分享交流,已经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合力。

将来会有一天,一位行业内的头部作者不用再去恳求盗版团伙“手下留情”;

一位资深的盗版读者再次打开百度,搜索他每天看的那本书时,也会莫名感觉到一种孤独,没有人和他交流讨论,没有买下商品的消费愉悦感,也没有正版App上流畅整洁的阅读体验,只是匆匆地读完,不留一丝痕迹,也不留几分印象,转而投向精彩纷呈的正版世界;

一个牟取非法利益的钻营者深思熟虑,发现风险远高于可能的利益,决定放手。

行业内的人,只需静静等待,但行好事,这一天也就不会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