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华为内部论坛上线了一篇名为《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的文章,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接近华为的人士方面求证到,该文章确实属于华为公司内部文件。

在文中,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在文内指出,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未来十年应该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历史时期,全球经济会持续衰退。这将给华为带来市场压力。华为应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保证渡过未来三年的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任正非在这篇文章中,不仅对整体的经营风格进行了详细的阐述,更对军团、智能汽车、云计算等具体业务和组织提出了要求,这些也成为人们一窥华为最新战略举动的一个窗口。

全球经济没有亮点地区,华为要渡过“未来三年的危机”

“未来十年应该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历史时期,全球经济会持续衰退。”任正非在文章内讲到。过去一段时间内,关于全球经济的悲观看法不时见诸报端,但现在这一判断从任正非口中说出,还是立即受到了市场关注。

作为创立于1987年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目前华为约有19.5万员工,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服务全球30多亿人口。关于全球经济的进展和未来走向,华为及其掌舵人任正非,显然有着更为深刻的感知,可以说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任正非指出,现在由于(俄乌)战争的影响以及美国继续封锁打压的原因,全世界的经济在未来3到5年内都不可能转好,加上疫情影响,“全球应该没有一个地区是亮点”。全球消费能力大幅度下降的情况,对华为不仅会产生供应上的压力,而且还有市场的压力。

不久前的8月中旬,华为刚刚公布了其2022年上半年业绩。数据显示,华为上半年销售收入301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87%;净利润150.8亿元,同比下降过半,净利润率也下降到5%。可以看出,虽然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变化不大,但是利润的下滑速度远远超过了营收的下滑速度。

而在经济大环境面临较多不确定性时,保利润相比于保营收,显然有了更高的优先级。任正非在文中指出,全球消费能力下降的情况,华为应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保证渡过“未来三年的危机”。

任正非表示,按计划,在2025年“我们会有一点点希望”,那么华为要先想办法度过这三年艰难时期,生存基点要调整到以现金流和真实利润为中心,不能再仅以销售收入为目标。“我们的生命喘息期就是2023年和2024年,这两年我们能不能突围,现在还不敢肯定。”任正非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华为对未来过于乐观的预期情绪要降下来,2023年甚至到2025年,一定要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的纲领。

“活下来,有质量的活下来,这个口号很好,每个业务都要去认真执行。”任正非在文中表示。

以现金流和利润为中心,华为要主动收缩战线

要活下去,具体到各条业务线上,任正非也做了全方位的检视,并且对多个业务的发展思路进行了规划。

今年上半年,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427亿元,占比47.3%,相比上年同期相比增长4.24%;企业业务收入为547亿元,占比18.1%,同比增长27.5%;终端业务收入为1013亿元,占比33.6%,同比下滑25.35%。

总结起来就是,运营商业务相对平稳,企业业务增长迅速,但是曾经占下营收净利半壁江山的终端业务(原消费者业务)依然处于快速下降区间。因此,对于不同业务群组的不同情况,任正非也给出了不同的观点。

“ICT基础设施,还是我们的黑土地粮仓,一定要收缩到一个有竞争力的复杂硬件平台与复杂软件平台,挂在上面搭车的项目都要摘出来。”任正非指出,“军团是建基础信息平台,更好地卖ICT,基础设施卖底座不是做生态,终端是未来我们崛起突破的基础,但不能盲目。现在要缩小战线,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提升盈利。”此外,任正非还表示,华为云计算要踏踏实实以支撑华为业务发展为主,走支持产业互联网的道路。数字能源在战略机会窗上加大投入,创造更大价值,收缩机关,加强作战队伍。

对于ICT基础设施这个“粮仓”,任正非提出要拆掉“搭车项目”,显然意在提升盈利水平。作为全球通信行业领军企业,又背靠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华为在基础设施市场规模上的压力不大。而受制于供应问题,持续收缩的终端业务,现在则要主动“缩小战线”,即便未来仍然是突破的基础,现在也要考虑到提升盈利的问题了。

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指出,任正非此番表态,意味着华为将不再以销售收入为主要目标,而是以现金流和真实利润为中心,利润前面加上“真实”,说明公司已经知道,有用“假利润”“讲故事“骗公司的现象,公司要加强内部的财务审计、流程审计了。同时,对于现在华为而言,现金流要更重于利润,现金流对华为“活下去”至关重要。“这标志着,带不来正现金流的业务很可能得不到公司的支持,而一些非主营核心业务的长线投资,很可能会被砍掉。”付亮指出。

智能汽车研发投入缩减,华为预备穿上“棉衣”

而关于华为在汽车方面的投入,任正非的表述则相当具体。他表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不能铺开一个完整战线,要减少科研预算,加强商业闭环,研发要走模块化的道路,聚焦在几个关键部件作出竞争力,剩余部分则可以与别人连接。

过去几年里,华为虽然多次重申不造车,但是在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却也相当激进。一方面,通过终端BG与赛力斯的合作,推出了华为深度赋能的AITO品牌,目前已经推出问界M5和问界M7两款新车,前者销量颇为亮眼,而且后者也将于今日(8月24)开启首批车主交付。另一方面,华为通过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与长安和广汽、北汽三家传统车企进行深度合作,以“华为Inside”模式”为合作伙伴提供关键零部件和自动驾驶等能力的加持。

不造车的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摊子铺得不小,投入也相当大。余承东等华为高管此前在多个场合透露过,仅2021年,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研发投入就在10亿美元以上。而现在,华为智能汽车在研发和布局上,恐怕也将面临调整,不计较短期回报的决心,也将让位于早日实现“商业闭环”。

由于大量研发工作都是瞄准长期发展的,因此华为在智能汽车研发预算上的调整是否会影响华为合作伙伴们的短期竞争力,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比较能够确定的是,2022年和接下来几年,华为在研发投入上,将进入一个相对蛰伏期。相比之下,华为2021年研发费用支出达到了1427亿元人民币,约占全年收入的22.4%。

任正非对全球经济前景的预测和对华为业务方针的调整,在科技企业内外引发了大量的讨论。不过,作为带领华为走过三十多年,穿越过多个波峰与波谷的灵魂人物,任正非居安思危的风格也广为人知。

2000年,在全球IT泡沫破裂之际,华为也遭遇了极其困难的形势。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一文中写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华为接下来要做的各种调整,也正是要为公司的高质量生存织一件棉衣。

就在数日前,华为刚刚宣布,将于9月6日发布其Mate50系列新机。作为迟到了一年的华为旗舰手机,缺乏5G的Mate50系列也许依然很难扭转华为在高端手机市场的下滑趋势。但无论如何,已经准备穿上棉衣的华为,也没有放弃再次穿上西装的机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许诺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