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作者 | 小欧

编辑 | 汤包子

2017年12月15日,在金融科技公司Longfin宣布收购区块链公司Ziddu.com之后,股价暴涨308%,在上周一接着暴涨228.85%,上周二(12月19日)国内区块链概念股也集中爆发,中通国脉、欣天科技、新晨科技、御银股份、赢时胜、高伟达等涨停。

赢时胜和区块链的关系,风云君在8月17日的文章《赢时胜官微“主动泄密”,120万元蹭上最热门概念:股价要翻倍啦!》一文中有提及,今天来看看另一家区块链概念股——高伟达。

一、上市好轮回

高伟达(300465.SZ),和著名的半导体公司英伟达除了名字相像容易混淆之外没有半毛钱关系。

高伟达主要做的是向国内的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提供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包括IT解决方案、IT运维服务和系统集成服务,2015年上市。

主营业务很好理解,银行、保险、证券都有自己的结算系统、支付系统等,这些人员不可能都是金融机构内部的人,于是高伟达这类的公司可以派人驻点做研发和运营维护,其实就是金融IT外包服务公司。

和高伟达业务类似的还有长亮科技、恒生电子、华胜天成、安硕信息、神州信息。看到曾经的“股王”安硕信息总会让人心里一颤,尽管已经过去了很久。

这个行业的盈利模式太简单,不利于在资本市场抢戏,于是安硕信息讲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但是当心故事讲多了变成事故,圆不下去的时候,就是泡沫被刺破真相显现的时候。看看现在安硕信息的走势,也只能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话说同行业的高伟达也脱胎换骨,早就不是那个金融IT外包服务公司了。

如果说上市是把自己收拾干净出道的话,那么上市以后就是对自己的全方位多角度的包装。虽然现在高伟达的业务只有两大部分:原有的金融信息化和金融科技服务和新增的移动互联网营销业务,但高伟达进行了互联网金融的布局,还发起设立人寿保险公司,兼具区块链概念股,早已今非昔比。

二、业绩下滑,区块链概念加持

上市公司想快速进入一个和主营完全不相关的领域,最快的办法就是并购,高伟达亦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即在兼顾主业的同时,丰富产业链条。

上市前的高伟达其实存在重大客户依赖问题,比如2014年第一大客户建设银行贡献的收入占比45.97%。但是和银行保险这类的金融机构合作,难免处于劣势,没什么话语权,容易产生较高的应收账款,但好在坏账的可能性比较低。

现如今,高伟达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大幅下降,2016年第一大客户(未披露具体公司)贡献的收入只剩下26.91%,前五加起来才只有41.18%,收入的绝对值也在下降。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营收和净利双降的结果。

从上图可以看到净利润的下降幅度更快,腰斩之后再腰斩的节奏。对此,在2016年的年报中,高伟达称这是由于增加了研发支出和人力成本上升等原因造成的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增加从而挤占了利润空间。

从公司披露的定期报告来看,该理由似乎比较牵强。

营业收入不再增长,净利润急速下跌。于是2016年6月,高伟达着手并购了和区块链有关系的上海睿民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收购完成开始并表是在12月1日,所以几乎不影响2016年的营收和净利润)。

上海睿民和高伟达是同行,也是一家类型包括IT解决方案,IT运维服务、软件服务外包、系统集成,成立时间是2015年4月。但是这家被收购时成立只有一年多,总资产不到六千万的公司达到了3亿的估值。

初创公司成长性高是共识,估值增长快,业绩增长也要快。所以2015年净利润还亏损八百多万的上海睿民做出了“成长性高”的业绩承诺:2016年到2018年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00万、2600万、3380万。

业绩承诺是否能完成是后话,收购上海睿民至少带来了“区块链”的概念,虽然是正在研发,正在布局,但有希望总是好的。

三、频现现金收购新设公司

上文提到了,高伟达在努力丰富产业链条,下面就看丰富的产业链条。

1.互联网营销——海南坚果

海南坚果创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高伟达布局移动数据营销的第一步。2016年9月5日,高伟达在董事会上通过了收购海南坚果的议案,并于2016年10月1日开始并表。

海南坚果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广告公司,创立于2015年12月底,也没什么前身,被收购的时候只是一个成立9个月,注册资本金100万,员工26人的广告公司。

2016年是海南坚果开业第一年,海南坚果也迎来了开门红。截至2016年7月底,海南坚果总资产778万,净资产278万。2016年前7个月营业收入774万,净利润178万。

此次收购,高伟达花费了2.5亿,增值还是相当高的,当然了,交易对方也做出了业绩承诺(扣非后归属净利润):

2016年不低于人民币1,000万,其中第四季度不低于700万元;

2017年不低于人民币1,800万元;

2018年不低于人民币2,340万元;

2019年不低于人民币3,042万元。

2016年第四季度海南坚果实现了1138.75万元的净利润。风云君总说四季度是个神奇的季度,大幅扭亏的和由盈转亏的都有。风云君还常说,上市总是很容易改变公司的净利润趋势,君不见多少公司利润最高定格在上市那年。

有着两个原因在,风云君也就不觉得海南坚果净利润腾飞式得增长有什么难以置信了。

然而此次收购是全现金,虽然估值较高但也毫无意外得完成了收购。

2.互联网营销——快读科技和喀什尚河

除了海南坚果之外,高伟达还于2016年10月收购了喀什尚河。今年5月又要收购深圳市快读科技有限公司。

这两家公司原本是母子公司的关系,高伟达先收购了子公司喀什尚河,又收购了快读科技。

快读科技和喀什尚河也都是做互联网营销的公司,快读科技是以第三方平台业务为主,喀什尚河以专有品牌推广业务为主,成立时间都不长,分别为2014年6月和2015年10月。

喀什尚河的卖身价格是1.2亿,业绩承诺是: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870万元;2017年不低于1,131万元;2018年不低于1,470万元。

快读科技的卖身价格是4.14亿,业绩承诺是:2017年度不低于3,000万元,2018年度不低于3,900万元,2019年度不低于5,070万。

上述提到的互联网营销领域里的三笔收购,高伟达用的均是现金。现金收购,董事会股东大会通过就好了,想想也是一身冷汗。

当然造成的现金压力也是不可忽视的。这不,5月份刚提出了收购快读科技的方案,紧接着就筹划非公开发行了。

以上四笔就是高伟达上市以来的主要并购,几次并购有一个共同特点,收购的都是成立时间短,成长性看起来比较高的公司。

但成长性高要求公司有其核心竞争力。以快读科技为例,目前快读科技的八成收入来源于第三方平台业务,快读科技在腾讯等第三方平台充值(2016年几乎全在腾讯),取得广告资源代理权,再将投放广告的权利让渡给客户,腾讯将公司的充值转化为等额的虚拟币,根据用户点击次数、单价对广告客户扣除相应的虚拟币,不点击则不消耗虚拟币。

盈利来源主要是腾讯等第三方媒体平台对公司的返点扣除公司为进一步拓展客户资源让渡给部分广告投放金额较大的优质新客户的返点后的差额部分。

这样的盈利模式没有任何的亮点,关于快读科技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交易所也发函询问。而快读科技有承诺高业绩的勇气难道是因为这个行业还是一片大蓝海特别容易捞金?

连续的并购使得高伟达资产规模迅速扩张至21.6亿,再也不是那个只有几亿资产的单薄的公司了,但这也给高伟达带来了9.3亿的商誉。

如果四家公司的业绩承诺都可以完成,那么2017年高伟达的净利润将至少达到七千万,前三季度高伟达的净利润是1134万,神奇的四季度又要来了?

END/本文为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